今天是2017年12月16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陈宗飞——云和90后全国残运会冠军
发布时间: 2016-10-19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admin
 



从乡间小道起步,骑着自行车追逐梦想。

比赛即将开始,陈宗飞(右二)调整状态。

再夺全国冠军,陈宗飞激动不已(冠军领奖台上左一)。

进行日常体能训练。


  “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站上残奥会的领奖台。”这就是云和籍残疾运动员陈宗飞。

  初见陈宗飞,他身着一件白色短袖,搭配运动裤,利落的短发,修长的身材,运动员的形象如此清新而醒目。上帝“收回”了他一双眼,却给了他微弱的视力和一双矫健有力的双腿,他脚下的踏板,每一次的弹起落下,对他而言,是距离梦想又近了。或许他不知道,他的风采引起了多少人惊叹的目光,激发了多少人追逐梦想的信念。

  今年5月13日,在广州举办的2014年全国残疾人自行车锦标赛暨全国第9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6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自行车比赛上,云和籍残疾人运动员陈宗飞勇夺视力组70公里公路赛冠军。让我们走进陈宗飞,看看这一枚金牌是如何铸就的。

  那时候的他

  还没有梦想

  “对手看上去都很强,我能不能发挥出正常的水平甚至超常发挥,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面对强大的对手,陈宗飞的内心思绪万千。

  “1、2、3,砰。”随着一声指令,陈宗飞和他的搭档领骑全力以赴地冲向终点,近了,近了,到了……回头模糊“看到”所有的对手被他甩在身后,他知道自己夺得冠军了。

  站在领奖台上,等待他的是鲜花、奖牌,和现场观众发出的阵阵掌声。呆滞而无神的眼睛,溢出的泪水如星光闪烁……

  时光退到了十五年前。

  一条乡间小道,是陈宗飞家通往学校的必经之路,因为视力模糊,路上的风景他说不上,只记得经常被石头、树枝绊倒,然后默默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脸平静地去学校,或者回家。

  1991年,陈宗飞在云和县紧水滩镇大牛村出生,他的出生,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欢乐,因为他难以幸免地遗传了妈妈的先天性白内障,经鉴定,属于视力二级残疾。妈妈很是愧疚,常常以泪洗面。

  一出生就注定和正常人不一样,也让他的成长蒙上了一层阴影。很快到了上学的年纪,家里人商量过后把他送到了沙溪村小学。上学后,他明显意识到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课文别人只要读一遍就能懂,他要反复读好几遍才能勉强看下来;上课就算坐在第一排,也还是看不清黑板上的粉笔字,功课跟不上……

  因为眼睛看不清,被同学取笑,被班里的同学欺负。印象中,妈妈叶柳娟经常为了他的事,气冲冲地跑到学校帮他“出头”。回忆起来,陈宗飞说:“开心的事情我会记住,不开心的事情我不去记它,因为这些事都过去了。”他的开朗乐观可见一斑。

  儿子的眼泪,让妈妈如芒刺在背。为了儿子能够有其他更好的去处,她开始四处奔走,托人。那时,班主任刘老师,刚好也是学校教导处主任,考虑到陈宗飞的情况,帮忙联系了浙江省盲人学校。不久,年仅12岁的陈宗飞踏上了异乡求学的道路。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梦想。”对于12岁之前的求学时光,他这么概括。

  成为专业运动员

  生活瞬间被点亮

  虽然人在异乡,但是在浙江省盲人学校,陈宗飞感觉到了老师和同学的关爱。从他微弱的视力里,他看到了许许多多和他一样身体上有残缺却依然像花儿一样灿烂绽放的笑颜。

也在这时,他接触到了体育。跑步、打球……在平常的体育活动中,他培养出对运动的兴趣,而且觉得自己还有点“天赋”。

  盲人学校在学习之余,非常重视学生的特长发展。记得最初班主任问他有什么兴趣爱好时,他豪不犹豫地回答:体育运动。

  一次机缘,让陈宗飞正式迈入了“体育之门”。2007年,于2011年召开的第8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决定在浙江举行,浙江作为东道主,对该届运动会非常重视。省残联、体育局特地来到盲人学校选拔运动员苗子,第一批的选拔之后,他幸运地成为了一名省队运动员。

  这意味着他以后就是一名专业运动员了。“这不就是我的梦想吗?”陈宗飞感觉自己的生活瞬间被点亮了。

  刚开始接受训练时,他总是落在别人后面,动作总是不到位。于是在别人都休息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去训练。训练了一个月后,由于高强度的训练,让陈宗飞萌生了退意——因为每天训练两个小时,一圈一圈地跑步既枯燥又累人,每次训练完回到宿舍,脚上磨得全是水泡,累得不能动弹。

  记得有一次跑四百米,教练要求他练耐力,一口气跑完。陈宗飞一开始用尽全力向前冲,看着终点逼近,更使劲地冲刺了一把。当他奋力跑到终点,拼尽全力的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不适。“感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浑身不舒服,头晕想吐。”这显然是因为训练强度太大、体力透支所引起的身体不适。

  “别人能行,我也可以。”这个农村来的孩子骨子里透着一股不服输的韧性。在家人和教练的一再鼓励下,陈宗飞坚持了下来。每次训练时,他总自我安慰:别人能行,我也可以。在这种精神支持下,他一天一天坚持了下来。经过短短半年的训练,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

  2009年,陈宗飞报名参加了全国青少年残疾人田径锦标赛,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大规模的比赛。这次比赛,他分别参加了200米、400米和800米的角逐,获得了一个冠军和两个亚军的优异成绩。

  陈宗飞说,在400米的比赛中,他一直认为来参赛的都是全国的“高手”,心里没底。发令声没响之前,紧张得手心里攥满了汗。可是当他第一个冲向终点,夺得了人生中第一个全国冠军时,之前的紧张全成了喜悦。有了第一次的胜利,信心大增。

  伴随着成绩的提高,教练对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训练的强度也越来越大。跑400米,不能超过一分钟,一般要控制在54秒上下,达不到还要“受罚”。教练严厉,但对他关爱有加,成绩不满意时,也会陪着他一起跑,给他加油鼓劲。

  完美跨越

  再拿全国冠军

  陈宗飞虽然是一个残疾人,但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却近乎完美,从不因为自己取得的成绩而沾沾自喜,从小就吃惯苦的他,从来没有惧怕过那些非常人才能坚持的训练,他勇往直前,朝着更高的奋斗目标拼搏,每一次成功都是他迎接新的战斗的新起点,每一个胜利都是他再次挑战新的极限的新动力。

  陈宗飞原来是练田径,由于伤情,后来改练自行车。

  2009年底,陈宗飞像往常一样来到田径场训练。热身后,他开始训练。跑到第二圈的时候,突然重心不稳,脚扭了一下。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自己脚受伤了。

  送到医院检查,确定是后肌群拉伤。他说:“脚受伤,对田径运动员来说是致命伤,不仅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很长一段时间内肯定不能接受高强度的训练了。”他这样想着,心里越发感到沮丧,教练安慰他安心养伤,争取早日归队。

  之后一段时间,他一边接受针灸、理疗,一边在场外看着昔日并肩作战的队友们训练。

  等伤好了之后,教练专门帮他制定了训练计划。队友们在场内训练,他一个人在场外训练。脚受伤带给他无形的约束,进步慢了,而且很容易再受伤。“看到其他的队友正常训练,而自己心有余力不足,心里真不是滋味。”虽然这样想,但他依然坚持训练。

  这样的状况,还有希望拿冠军吗?田径运动员的运动生命短暂,要他就这么放弃,他不甘心。就在迷茫之时,教练给他传达一个信息:“省队要组建一支自行车队,田径是任何运动的基础,以你的条件,练自行车更容易出成绩,你好好考虑。”

  “从来没有想过放弃田径,三年了,我对田径充满感情,塑胶跑道和钉鞋,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那几天,从一开始的抵触,到后来冷静下来理性地去思考后,陈宗飞作出了决定——改练自行车。

 一开始,面对自行车,他不知道怎么上脚,鞋子不知道怎么穿,头盔不知道怎么戴,不知道怎么协调动作,连车都把不稳。最让他难熬的是,以前跑惯了,让他坐两个小时都坐不惯,何况还要坐在自行车坐垫上骑两三个小时,结果,每天练得手脚僵硬,连自行车都下不来。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视力组的自行车跟普通自行车不一样,前面有个领骑带着骑,这就意味着这项运动需要两个人的默契配合,一同发力才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两人之间要互相找感觉,你找我的用力点,我找你的用力点。一开始,他和搭档两个人合作,自己顾自己骑,费了力气车子却骑不快。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他开始感觉两股力量变成一股力量,车子速度跑起来了,人感觉也轻松了。从零开始,让他感觉骑自行车没有那么可怕。

  通过4个月的练习,陈宗飞成绩提升很快。2011年,第8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开幕,比赛那天,他以自行车运动员的崭新姿态重新站上了赛场。临近赛点,突然发生一件让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教练在队伍编排上作了临时调动,将他一直搭档的领骑换了。

  虽然事出突然,但是重新站上赛场的陈宗飞,斗志满满。最后,他和新搭档取得了B2级1000米场地自行车比赛的铜牌。在临时换领骑的情况下,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让陈宗飞信心大增。

  不为人知的是,陈宗飞是个专业运动员,却不是全职运动员。每天他有半天时间是在阿里巴巴理疗中心当一名按摩师。从第8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拿了季军之后,教练对他期望很高,让他专心参加训练,他才辞去外面的工作。

  从2012年10月开始,陈宗飞开始备战第9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那一年他没有回家过年。当别人在享受家人团聚的美好时光时,他一门心思扎进了训练。每天平均练习100多公里,有场地也有公路,每一天都在挑战自己的极限。那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坚持梦想,再拿冠军。”

  终于在今年5月13日,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从田径到自行车,他实现了完美跨越。他说:“只要付出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声音里透着坚强与笃定。

  比赛后,陈宗飞才回到家,和父母短暂相聚。“陈宗飞脚受了伤,我们去年才知道。”父亲陈荣宝对儿子受伤隐瞒不报的事情,又气又心疼,“这孩子是真懂事,从来报喜不报忧。”

  短暂的休息后,陈宗飞又回省队开始新的训练。“我现在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站上残奥会的领奖台。”他满怀信心地说道。

  来源:丽水门户网 www.lishu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