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15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残疾人创业者陈洪武: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发布时间: 2018-05-28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记者 陈伟新

1527479717731541.png

  5月18日晚8时许,缙云大地的许多地方雷电交加,狂风暴雨。

  东渡镇梨仓村村后山沟沟里的一个土鸡养殖场正遭遇着如灾难片电影中的场景:暴雨如注,大树摇晃,随着一道强光闪电,一个惊雷一道火光,这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散养在山林里的鸡群惊恐不安。此时他发现自己的手电筒没电了,手机也很快没电了。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他冒着风雨骑车来来回回在养殖场与村里之间,跑了14趟,直到凌晨4点多,才找到漏电跳闸的原因。因为没电保温,孵养的小鸡扎堆一团造成挤压,死了好几只。等处理好一切准备休息时,他发现自己住的“树窝”进了水,被子和毯子都是湿湿的,只好合衣将就坐在稍微干一点的角落眯睡一会。

  如同第二天早上灿烂的阳光,这位1975年出生名叫陈洪武的残疾人创业者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陈洪武说,遇到这样的惊险之夜时有发生。他一路走来,颠沛流离,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但他非常乐观:奋斗中的人们就不应该悲观,只有希望和梦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啥困难都变成不是困难。

1527479745124663.png

       痴迷摄影

  上初一时的一次偶然,陈洪武在暗房中亲眼观看摄影师魔术般的黑白照片放大过程,激动不已,从此他便喜欢上了神奇的黑白暗房。他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暗房特技和黑白摄影大师。

  但是,命运和他开了个残酷玩笑。六岁时,淘气的他在水泥板上玩耍时摔倒,伤到了尾椎,当时没有太在意,但当他在17岁时常常感到背部酸痛和脊背变得僵硬疼痛而难以动弹。尽管大把大把的苦药吃下去,病情得不到有效控制,五年后,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病成了残疾人。

  1993年秋天,学校毕业后的他因无法帮家里干农活,就有去北京看病和学艺找出路的念头。北京是艺术的天堂,在他的梦里无时无刻不在向往着。来到北京先是找到北京电影学院,打算参加摄影培训班,但培训班一年一万多元的费用将他难住了。他只好暂时打消求学念头,寻找一份工作积攒学费。在人生地不熟的京城中寻找工作,为了学费什么活都愿干,在中介所交了300元中介费,几天后,在郊区一家桑拿城找到一份服务生的工作,月薪600元,但必须先交300元的押金和身份证。交上押金,他口袋只剩下几元钱,但在该桑拿城里,因为干不了重活,被里面的打手打得遍体鳞伤后,轰了出来。此时的他身无分文,身上的伤痛让他连走路都要扶着墙壁,慢慢的朝市区走去,整整走了一夜。次日,他带着伤痛爬上了南下的列车。初次外出,让他吃尽了苦头。过完春节后,不甘心闲在家中的他又想去北京看看。是年3月,他再度赴京,终于在北京一所高校里找到一份摄影黑白暗房冲洗的工作。

  打工期间,他只要有空闲的时间就到附近的高校听课,并在北京协和医院作了复诊,经过医院精心治疗后病情得到控制。

  因为谦虚好学,他对黑白暗房的兴趣到了痴迷的地步,时常一做就是个通宵,打工期间,他有幸认识几位黑白暗房老师,在他们的指点下学到了出色的暗房冲洗技术,三年后他如愿修完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课程。

  2001年3月,陈洪武靠自己打工积攒下来的钱,在北京师范大学里租了一间18平方米的店面,创办了黑骏马图片社,准备实现自己的创业梦。几个月后,黑骏马图片社在附近几所大学里有了小名气,前来冲洗黑白艺术照片的大学生络绎不绝。他还与一些影楼合作,白天骑着自行车到影楼收取要冲洗的底片,晚上在暗室里冲洗照片,经常一干就是到天亮,虽然累点辛苦点,但心里乐吱吱的。他开始有了较为稳定的收入,除去开支,图片社每个月都有几千元的盈余。

  命运多舛

  就在他对前途充满憧憬时,又一场灾难降临了。2001年7月的一天晚上,他被一辆奥拓车撞得昏死过去。医院初诊为脑震荡,肇事者只交纳了一千多元医药费就打发了事。第二天陈洪武还是头疼厉害,再去医院检查却发现大脑出血,肇事者这时已不再理会他。他只得自己借钱住院治疗。这场车祸不仅让陈洪武整整上诉了一年,还使自己辛辛苦苦创办的图片社无奈停业,变卖所有器材筹集医疗费,而且因住院还欠下了几万元的债务。

  2002年6月,身心疲惫的他两手空空回到老家缙云。经过几个月的调查、思考,陈洪武萌发创办一家古装摄影工作室的念头。因为以前他在剧组里做过,以影视的手法来包装个人写真在当时国内还比较少,点子得到专业人士的肯定,他对再次创业更有信心,但在资金方面却遇到了困难,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到了9月份,他的手头依然筹不到一分钱。

  一天,他无意中从报纸上读到一则关于时任省委副书记乔传秀关心残疾人的报道,又燃起了希望。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他写了一封求助信,诉说自己的坎坷创业路,不想就此成为一个对社会无用的残疾人。领导对他的来信非常关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他联系有关部门,在政策范围内给予适当的扶持。

  合作投资十八万元的古霓裳摄影工作室于2003年4月如愿在温州市区顺利开业了。刚开业没几天,一场非典来袭,非典过后又是几十年一遇的高温,中途合伙人撤资,不久他的母亲又病危。陈洪武的摄影工作室就像刚出生的婴儿,几经折腾,年底最终关门。曾经为这份投入过多时间和精力而特别凝重的黑白摄影艺术事业,终究还是梦碎了。

  女友又离他而去,人财两空,命运多舛。

  此后,他来到了杭州,进了摩托罗拉当了一名普通的工人。这几年的到处奔波,加上女友分手的精神打击,他的病情又恶化加重,在2005、2006两年时间里在浙二医院住院四次。因住院次数太多,公司不再和他续签合同,又因药物使用过多副作用的缘故,肝、肾、胃都出现了病变,从此他成了在杭州的流浪人,有时候也去上班,只因身体情况都是干不久被解雇。

  陈洪武也有过自杀的念头,痛苦的活着不如死了一了百了。空余时间,他去做义工,看到了孤儿院的小朋友、得白血病的小朋友、聋哑康复中心的小朋友,和他们比,觉得自己还是幸福的。陈洪武想,人活着就是去付出,一切从头再来。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经过三年时间的调理,他的肝、胃、肾的病变慢慢得到康复。不甘心平淡人生的他,选择低门槛的直销创业之路,从事日用品销售,同时兼职自由的一些工作。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付出,他在杭州的生活基本上能够自食其力,同时坚持从事一些爱心传递的事,尽自我所能去帮助他人。

1527479805263397.png

  1527479811659548.png

散养土鸡

  陈洪武常常想,人活着无非就是想要有一个好的生态环境,一个安全的食品,一颗自由的心,一份经常能见到父母的爱。在杭州期间,菜场或者大型超市里几乎看不到真正的纯土鸡和原生态土鸡蛋,在朋友的指点下,他萌生了给朋友们提供真正的原生态山林散养土鸡的想法。

  带着这份心情,陈洪武于2016年春毅然回老家缙云。

  回到村里不久,陈洪武就闲不住了,他把父亲的50来只土鸡放养到山上。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土鸡被村里的狗吃了16只,在与狗的斗智斗勇中损失了三分之一,当年亏了1000多元。

  2017年8月,他重新选场地,从村口进入养鸡场,是沿着一条崎岖不平、弯弯曲曲的山路。然而,当人们走进这片树林,只见漫山遍野的鸡群,或追逐嘻戏、或咯咯觅食、或引吭高歌……一片鸡的海洋。陈洪武的鸡场内饲养着贵妃鸡、芦花鸡、五黑鸡、中华宫廷鸡等品种。

  “我饲养的鸡,是一群快乐的鸡。”陈洪武说。他说得很有理由:快乐在活动场所大,鸡可以自由地上下活动;快乐在山林中放养的鸡群,穿行于阳光充沛、空气清新的青山绿水间,呼吸林中纯净的空气,喝着甘甜清澈的山泉,采食着林中的腐叶和昆虫,以及玉米、谷子、菜叶、红薯、南瓜等天然原粮为鸡补充饲料。

  “活着就要奋斗,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是陈洪武的肺腑之言。回家散养土鸡以来这些日子的经历,对他来说一样刻骨铭心:

  “2017年5月,我又购买了1000只小鸡,分类保温育雏,把300只贵妃鸡放在村里老房子的一个大纸箱里,保温灯挂在纸箱上,有一天白天阳光明媚、风平浪静,傍晚我喂完小鸡后就回到山上住了,没想到夜里刮起了大风,把树窝刮得左摇右晃,尖叫的风声就像是电影中妖怪要出来一样,那一夜惊魂未定。第二天一早,我和平时一样去老房子喂鸡,走到大门口就闻到一股焦味,打开大门的瞬间惊呆了,只见地上一片燃烧过的灰烬,看着一只只烧焦的小鸡,心疼又欣慰,心疼的是几百只小鸡就这样烧死了,欣慰的老房子没有烧起来,避免了一场火灾。检查发现是挂在纸箱上的保温灯被大风刮掉在了纸箱上,高温引起了纸箱的燃烧,一场血的教训。”

  “到了7月份,鸡棚附近农田的稻子开始长穗,农户们都会放老鼠药来保护稻子,这时我不得不重新选址迁移鸡场。说干就干,第二天我独自一人带上工具上山搭鸡棚,竹林里蚊子特多,没砍几棵毛竹手上脚上就叮咬了许多的包包,痒得难受,最后被抓得血淋淋的。刚搬到新鸡场时,由于缺少资金,没有钱拉电线,除了鸡棚里有一盏太阳能灯之外,只有靠手电筒了。每当夜幕降临,除了狗和鸡叫外,山上一片寂静,而经过的山脚有一大片坟墓和阴森森的大树。很多人问我一个人怕不怕,我问自己:怕吗?”

  “去年的冬天特别冷,在山上最冷零下8度,盖两床被子还冷得发抖,在缺少资金下,我只有把玉米和稻谷用二轮摩托车一袋一袋的运上崎岖不平的山上,在寒冷的冬天山路结冰非常的滑,多少次连车带人翻下山崖,摔得身上伤痕累累。每天天刚刚亮就起床烧水,准备宰杀下午要发快递的土鸡,巡查鸡舍,有时候一天要宰杀七八只鸡。天没有亮就起床,在寒风刺骨的早晨是要有多么大的勇气,一只只的人工拔毛,山上流下来的雪水冻得我的双手都几乎失去了知觉。”

  ……

  在养殖过程中,有失败、有艰辛、有质疑、有否定。但在困难与质疑中,陈洪武从不气馁,坚信别人能干成的事情自己照样能干成。就是凭着这股干劲,他朋友圈慢慢的扩大了。土鸡土鸡蛋得到朋友的高度认可。在县残联和镇政府等的关心下,他对散养土鸡项目充满期待,又联合了村里的一些残疾人注册了一家恩感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将带领附近的残疾朋友一起发家致富。

  前几天,记者与县残联的同志一起来到了他的土鸡养殖场。

  陈洪武比想象中还要消瘦,身子骨弱不禁风的样子。

  见到他时,他正“嘟嘟嘟”地吹响一阵哨声,只见鸡们从四周的树林里、草丛中、农田里争先恐后跑过来。陈洪武高兴地说,这些土鸡喝山泉,吃绿色食品,是名副其实的生态鸡,下的是绿色蛋,最受城里人欢迎。

  陈洪武的口才不错,他向我们侃侃而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以及未来的规划。说话时,陈洪武的手机响了,是杭州的一位老朋友发来了微信。看着微信,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要干活了。”陈洪武说。原来杭州的朋友发来微信说,上次吃了他养殖的芦花鸡,感觉味道特别浓,这次再买他的芦花鸡,而且一买就是五只。

  陈洪武蹲下身子烧水,看上去有些吃力,但这对他来说是最简单的事情。

  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抓鸡、杀鸡、拔毛、冷藏、快递,当然还要看好自己的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