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2月16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结义
发布时间: 2017-01-06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松阳 肢体残疾人 赵浥涵

   “数株之栀子同心,九畹之芝兰结契,对神明而永誓,愿休戚之相关。”

    义结金兰这件事,在我生命中很早就发生了。

    在感情或友情上,我一向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因为内心实在不是特别喜欢与人交往。

或许是因为自小羞怯,或许是因为这样那样奇奇怪怪的顾虑。我不会主动去交朋友,有些话也始终是不好意思,或先去说的。

    从小,我就是喜欢独自去寻找乐趣的。

    在初秋充满阳光的长长的下午,6岁的我,经常一个人呆在中医院宿舍大院的野菊花丛中,一呆一个下午,我喜欢看那深深浅浅的黄色小花盘,在阳光下不停地变幻颜色,四周弥漫着略带苦味的野菊花清香。

    读小学时,我们的家搬到了林业局宿舍。林业局离学校很远,每天上学放学,我都要独自走半个小时的长路去学校或回家。一个人走在长路上,百无聊赖,我习惯把脖子上挂的钥匙绳串在手上转圈。转着转着,钥匙飞走了往往也没能察觉。

    回到家,一顿骂是少不了的。骂完后,即使天色已黑,也要承受着极大的恐惧,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原路返回去找。而幸运的是,几乎每次都可以在路边草丛中找到。

    林业局位于山边。宿舍边上山林绵延,蓝天清澈,云雾清凉。

    我经常独自走下林间长长的台阶。台阶尽头的平台上,是一个比普通水井大5倍左右的巨型水井,上面盖着石板,我从石板边缘的缝隙往下望,一股寒气森森逼人,里面或许藏着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林中充满着湿润的芳香。芒萁肆意爬满岩壁,岩缝间长着一种紫色小浆果,台阶上有许多不知什么树落下的椭圆形大果壳,厚厚的木质,手掌大小,掰开像两只小船。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听寂静的风声穿过森林,而那满目苍苍的翠微,一如既往地守囗如瓶,没有人知道那些即将来临的盛放和凋零。

    到了小学三年级时,我们的家搬到了热闹的紫荆街。而我总是一个人的情形亦被打破,自闭的性格也渐渐开朗起来。

    我们班的班花小贝,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她长得漂亮、能歌善舞、性格外向、明媚活泼。同学们都愿意和她交朋友,而她唯独对我最好。

    两个人一起分东西时,她就分出多的、好的那份给我;一起劳动时,她要把重的活自己做,让我做轻松的,比方说劳动课挑担子,她总是把装土的篮子往她那边移,想让我挑得省力些……

而我,是属于那种如果别人对我好,我就要对其更好的类型。自然是绝不肯让人家吃亏的。于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要抢稍差的那份东西或争着干累点的事情,嘻嘻哈哈,笑一阵闹一阵。

    我们好到几乎是每天都要黏在一起的。一起玩一起上厕所,一起回家一起做作业,一起谈论喜欢的男生。

    十来岁的小女生,胸部刚刚开始发育,胸前冒出一对硬硬的小块块,胀胀地疼。若是玩耍时不小心被同学撞上,那种钻心的疼痛,简直令人瞬间泪湿,蹲在地上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们对彼此身上的变化,也是非常好奇的。

    一起上厕所时,羞羞地躲到一个角落,把手伸进彼此衣服里,摸摸看小硬块长大没有,用手廓出形状,然后拿出来比一下大小。

    当然,没有人会知道我们的秘密行动。

    那时候,每到集市,新华路两边都是卖鱼的小贩。一起回家时,在路边水洼中,我们捡到了一条小鱼,顿时如获至宝,把小鱼养在水缸里,天天喂它吃米饭,并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

    然而,小鱼最后还是死掉了。我们伤心落泪,用玻璃给小鱼做了个水晶棺材。在她家边上的大树下挖了个坑,郑重地把小鱼埋葬了。并用木条写了碑文,立在小鱼的坟头。一起对着小鱼的坟拜了三拜,请它安息升天并保佑我们。以后几乎每次经过那里,都要进去参拜一番。

我们这么好,总是担心有一天要分开读不同的中学。所以我们约定,以后如果嫁人,就要嫁兄弟俩,这样就可以永远不用分开了。但是我仍然隐隐忧伤,如果我喜欢的人没有兄弟怎么办?

    我把一张漂亮的风景明信片,剪成锯齿状。自己留一半,给她一半。一起约定,以后若因种种原因失散多年,不能认出彼此。可以此为信物,若能完整合上,便可相拥而泣了。

    未来的事,我们虽然担心,但总是太远。于是我们决定先当亲家。

    我有一个绒毛小老鼠名叫灰灰,她有一个塑胶小女孩叫红铃,我们用布头和毛线,给彼此的孩子做了好些小衣服、小被子。为了表示更近一步的关系,她决定把女儿红铃嫁给我的儿子灰灰。

    因为感情好到不知道该如何表明心迹,我们一直就想要结拜为姐妹。如今双喜临门,我们就商定把孩子们的婚礼和我们的结拜日放在一起举行。

    我们预先写好了两张纸的结拜誓言,制定了一系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之类的细则云云。选了一个周末,在我家里,先给孩子们举行了婚礼,结成亲家。然后宣读誓言,对天叩拜,结成金兰姐妹。从此愈加相亲相爱。

    事实证明,结义是从古至今最明智的选择,到今天我们依然情比金坚,是最好的姐妹。虽然后来没有嫁给兄弟俩。